藏不住啦!27年后苏州这里再次被发现!

这是一片

神奇而充满希望的土地

这里的改革与创新

不仅出现在工业园、经开区

也同样诞生于乡村、田野



这里不仅产出集成电路

生物医药、新能源汽车、物联网

还产出优质的大米、大闸蟹

现代田园生活和充满活力的基层治理


“70年代造田,80年代造厂,90年代造城。”1994年,年过七旬的新华社原社长穆青以及原副社长冯健、新华社江苏分社资深记者袁养和,沿京杭大运河和沪宁铁路两侧采访,写下通讯名篇《苏南农村第三波》,生动描绘了苏南地区农村变革的三次浪潮。


27年过去,新华每日电讯记者重访报道中的部分苏南故地,寻访生生不息的苏南农村新浪潮。


苏州,必定是绕不开的。

扫码可阅读最新报道全文



“重工”亦“重农”


       苏南是乡镇企业的重要发源地,也是当今中国制造业最强劲板块之一。2020年,苏州GDP超2万亿元、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稳居全国城市前三名,昆山、常熟、张家港、太仓等地县域经济实力名列全国前茅。

      张家港市塘桥镇 在当年的报道中占有一席之地。20世纪90年代这里曾是“羊毛衫之都”,随处可见开往全国各地的大巴车。此后,经历了羊毛衫产业外流转移的阵痛,替代发展了纺织、电子、机电新能源等产业,如今塘桥镇拥有6家上市公司,迎来重大发展机遇。

       因为跨长江而来、从南通到上海的高铁途经,设站于此,当地正在建设“高铁新区”,规划智能“智”造区、创新门户区、文创体验区和老镇提升区。

苏州乡村,稻田风光吸引休闲旅游。(2021年9月1日)

新华每日电讯记者段羡菊摄


       苏南揽平畴沃野,依长江,拥太湖与阳澄湖,自然禀赋优越,乡村文化底蕴深厚,而今身处人口超2亿的长三角地区腹心地带,农旅消费实力强劲。新发展阶段,历经高速工业化、城镇化的苏南,在城乡统筹和乡村振兴等战略引导下,对农业的认知和保护,上升到新高度。

“只会在农村搞工业不算本事。”这句话体现了苏南基层干部“重工”后“重农”的观念升华。对于今天的苏南而言,农业不是盆景和点缀,而是推进现代化建设不可或缺的一环。


“在苏州,农业被认为是珍贵的稀缺资源,承担着涵养生态、传承传统文化、延续田园生活的宝贵功能。”苏州市委常委、宣传部部长金洁认为。



造“新型业态之乡”


       让人耳目一新的“新型业态”,正登陆苏南农村的时代舞台。张家港农业资源丰富的常阴沙现代农业示范园区常北社区,全社区2300名劳动力中,绝大部分进工厂当工人,只有15户家庭成为种田大户,耕种集中流转的农地。务工的年轻人,很多生活在城区或城镇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 苏南农业机械化步伐较快,近年来兴起“智慧农业”,更是颠覆了“脸朝黄土背朝天”的传统耕种方式。张家港市被列为首批国家数字乡村试点地区之一,金秋时节,走进常阴沙现代农业示范园区,在通过卫星遥感技术生成的“热力图”上,2.5万余亩水稻长势一目了然。从发现病虫害到农业保险数据勘察,过去靠人力,往往滞后,现在能够即时获取数据、采取应对措施。有了“数字化”加持,当地特色农产品“触电上网”,园区农民收入普遍比本市其他地方农民高30%。



造“现代田园之乡”


   27年前的报道提到,“吴县的甪直镇是这些小城镇中发展最快的佼佼者”。如今重访,吴县大部分已改设吴中区,但甪直镇 的名字没变,以小桥、流水、老街、深巷构筑的古镇形态没变,因为紧靠1994年实施启动的苏州工业园区,全镇工业得到了飞跃发展。

   与此同时,这个镇依托湖泊河流、原始村落,正在建设以乡村为依托的“国际慢城”。“慢生活”,已成甪直镇吸引上海、周边市民前来休闲的“王牌”。


      苏南正在构造一种可以称之为“现代田园之乡”的生活方式。这不仅体现在甪直镇为快节奏的都市人提供乡村“慢生活”的理念,也体现于将现代都市生活引入到乡村。一些停办的村办工厂装修后不断冒出的“俱乐部”“咖啡馆”“氧吧餐厅”,是鲜明的例证。

位于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七都镇的开弦弓村,因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以该村为样本所调研著作的《江村经济》而闻名于世。这是 2020年10月17日,村民在开弦弓村的河道中打捞杂物。

新华社记者杨磊摄


     弯弯的小河穿村而过,如箭在弦,开弦弓村 因此获名。但人们更熟悉她另一个名字——江村。旧时江村,农耕、蚕桑业发达,因费孝通先生调研写下《江村经济》闻名中外,成为“江村”。就在“费孝通江村纪念馆”旁边,前不久改建农房新开了一家“江村Club”,在此可喝咖啡、品茶、会友。在乡村茶馆喝早茶,到“田园餐吧”喝啤酒,吸引了很多人前往苏南乡村休闲度假。




“阳光治理”与“共同富裕”

       张家港市永联村 建了“村民议事厅”,里面设有200多个座位,中间是村民代表讨论公共事务的场所,旁边众多座位提供给旁听村民。厅内墙上还装有LED屏,方便村民实时收看。近年来,20多项村规民约在这个议事厅讨论出炉。


       实践证明,推进村务公开的村,都尝到了发展村级集体经济、建设和谐村庄的甜头。永联村也率先被评为了“全国文明村”。

摄影 / 王善华


         2020年,江苏全省城乡居民收入比缩小到2.19∶1,苏州市为1.889∶1。相对于中西部地区,在苏南有一项指标出现的频率很高——各地不仅乐意比地区生产总值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、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,还互相在比“城乡居民收入比”,以此作为推进共同富裕的重要衡量之一。


沈国勤,新华社记者段羡菊摄


      吴中区甪直镇湖浜村村民沈国勤将农房租给民宿企业,一年租金收入7万元,两口子在民宿企业打工每月收入合计约7000元。66岁的他兴奋告诉记者:“干到70岁就退休。”



       观察苏南农村在新发展阶段“造乡”的落脚点,可以理解为“新型业态之乡”重在生产方式,“现代田园之乡”重在生活方式,“阳光治理之乡”重在治理方式,“共同富裕之乡”重在分配方式。


苏南人民的创造令人鼓舞,人们从这里看到了中国农村的希望。”27年前新华社的报道以此赞叹结尾。如今,重访当年报道地,苏南乡村的新萌芽、新气势,同样令人鼓舞、振奋。


苏的繁体字“蘇”

为“鱼米之乡”组合

苏湖熟、天下足


“造乡”热潮兴起

让我们一起建设

更好的家乡


来源:11月30日《新华每日电讯》

作者:新华每日电讯记者段羡菊、赵久龙

编辑:苏州发布

点赞+在看

分享小伙伴

↓↓↓

来源:苏州发布

  • 苏州天气预报
  • 天气
  • 气温
  • 风向
  • 风力级别
  • 空气湿度 %
  • 所属省份
  • 更新时间